要闻 城事 视频 专题 文化 健康 美食 亲子 科技
聚焦 暖新闻 微博 直播 娱乐 体育 旅游 时尚 信息
  • 陈冲:当年演《小花》得百花奖,出门都得挡脸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8-23 16:47  [打印] [ ]

  •   《小花》剧照

      《小花》中的唐国强。

      陈冲与尊龙。

      两个女儿是陈冲如今最大的寄托。

      18岁荣获百花奖最佳女演员,在事业巅峰的时候,却选择了远赴美国,过起从零开始的生活。在好莱坞拍摄的第一部电影因裸露镜头在国内掀起轩然大波,随后主演的《末代皇帝》大获成功,让她真正走入了欧美市场。她,就是陈冲。

      上个月,两部在国内上映的电影中都出现了陈冲的身影,而在即将于年底开播的电视剧《如懿传》中,她也客串了一个角色,“这两年回来拍戏比较多也是多方面原因吧。现在国内影视行业发展比较快,让我很兴奋,很想回来参与一下,还有就是父母年龄大了,我可以经常回来看看他们,孩子们也需要回国感受一下自己民族的传统文化。其实很多戏也接不了,比如《如懿传》,开始是想让我演一个贯穿全剧的重要角色,我看时间太长了,所以现在变成了客串。”

      但在当下,陈冲也遇到了一个“意外”,就是在很多年后,再做导演并担任编剧,去拍一部电影,这部还未确定片名的影片最吸引她的,就是主人公和她生长在同一个年代里,只不过从一个女孩换成了男孩。

      《小花》成名

      18岁拿百花奖 最怕出门坐公交

      1975年,上海电影制片厂正在为电影《井冈山》挑选演员。当时陈冲的邻居把她的一寸照片给了负责挑选演员的导演武珍年,武珍年至今都记得,照片上的陈冲胖嘟嘟的。见面后,武珍年让陈冲表演一段朗诵,她也不怯场,说“我给老师朗诵《为人民服务》”。操着一口流利英文的陈冲朗诵了一篇纯英文版的《为人民服务》,直接把武珍年给镇住了。

      “我小时候是跟外公外婆一起长大的,外婆曾在英国生活过,爷爷奶奶则在美国生活过,所以家里会有语言的熏陶。外婆还有一套英语唱片,有时会在家边放边学。1972年尼克松访问中国后,电台开始有教英文的节目,我会跟我母亲一块学。”

      就这样,陈冲开始了她的影视之路。

      上个世纪80年代,电影《小花》获得了巨大的成功,饰演女主角小花的陈冲,年仅18岁就荣获了百花奖最佳女演员。而伴随着荣誉与名气,陈冲原本平静美好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。“那个时候还要坐公共汽车,特别痛苦,每次一上车我就会对着车窗,两个胳膊夹着头抚着把手,这样别人不太容易看清脸,因为怕被认出来所以我也很怕出门。”

      当年大家在说起唐国强时都会加上“奶油小生”的称号,而最初这个外号还是陈冲起的。拍《小花》时恰逢唐国强过生日,陈冲问唐国强想要什么礼物,唐国强说要奶油蛋糕,于是陈冲就给他准备了一个特大号的奶油蛋糕,加上唐国强皮肤特别好,“‘奶油小生’就是从吃完那个蛋糕之后叫开的。”而这个称呼,也让唐国强郁闷了很久。

      赴美留学

      为了房租洗盘子、当保姆

      1981年,就在大家都以为陈冲要在影坛大有作为之时,她却选择了出国。虽然从小接受英文教育,但其实陈冲对出国这事一直是种朦胧的状态。“我是个比较向往未知的人,在学习英文的时候,懵懂地觉得还有一些别的陌生的存在,于我们生活之外。但真正考虑要出国是因为我母亲。”

      陈冲出生在医学世家,母亲是医学科学家,研究神经药理学。1977年,作为政府首批公派科技人员,母亲被送到了美国学习。“她那批是四个人,也是要考的。当年还没有跟美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,她在美国时认识了一些大学教授,觉得有可能把我弄到美国去上学。原本家里人也不太希望我做演员,他们总觉得演员不是可以做一辈子的行业,希望我能继续深造和读书。”

      而初到美国的陈冲,突然面对完全不一样的环境,以及需要独立起来的经济能力,有一段时间非常不适应。“小时候是吃家里的,14岁工作后,单位发一点钱,也有食堂。在摄制组也是管吃管住,花钱也就是买个零嘴,所以就没有钱的概念。到了美国后,一切都是要用钱来买,从概念上就会让你觉得是一种很大的颠覆。”洗盘子、当保姆、做图书管理员,为了凑足每个月的房租、饭钱,陈冲完全要靠自己的劳动和努力。

      一次偶遇

      她成了电影《大班》中的女主角

      身体上的艰辛之外,在文化、社会环境完全不同的美国,陈冲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和精神上的冲击。“完全从零开始,就像一个婴儿一样,但当时我已经20多岁了。我母亲在另外一个城市,所以完全要靠自己,这对于那时的我来说才是最大的痛苦。”就连一个小小的牙膏,都能让她感到伤心,“小时候牙膏都是留兰香味道的,到了美国,牙膏突然是各种味道的,早上就会觉得震一下。再有就是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,原来受的教育就是要检点,到了美国这方面也会很受冲击,完全什么都不懂,现在想起来,就是在这方面彻底的无知。”

      在纽约呆了一段时间后,陈冲转学到了加州,“有个同学,比我大一两岁,熟了后我才知道她其实是一名特技演员,专门骑马、开车,做替身。我告诉她,其实我在中国也是演员,还拿过最佳演员奖。她很吃惊,纳闷我为什么还要到餐馆去打工,让我去试试做演员。”于是,在临近大三时,陈冲尝试着开始拍戏。“最初也没什么野心,就是因为人家说你在餐馆打工才多少钱,去拍一天戏,一个月都不用打工了。”

      在国内,陈冲都是直接从学校被招去拍戏的,从来没有试过戏,而在美国,哪怕是一个没有台词的小角色,都要试镜。“那会儿也没车,都是坐很长时间的公车去让人家看一眼。”一次偶遇,成就了陈冲在好莱坞拍摄的第一部电影——在《大班》中饰演女主角。“地点是在车库,一个男人走过来问我想不想演电影,我心想这个糟老头子肯定没安好心,然后他说了他的名字,我才记起来他是个很有名的意大利制片人。”

      遭遇非议

      拍《末代皇帝》过于紧张 让导演很伤心

      《大班》中,陈冲饰演的角色有一些裸露镜头,这让当时还未经过太多外来文化冲击的国内观众一时接受不了“小花”的巨大改变,各种非议也给陈冲和她在上海的家人带来了巨大的压力。

      “其实,这么多年之后再回头想,也是人们对‘小花’的一种喜爱,所以才会觉得是‘背叛’。但那时对我的打击特别大,就觉得我回不了国了。”陈冲的家人身在上海,面对这些舆论更是接受不了。“我姥姥每天给《民主与法治》杂志写信,让他们给我平反,给我解决问题。”

      所以后来拍摄《末代皇帝》的时候,陈冲就很小心,“拍《末代皇帝》时正是在这件事情出来后不久,电影里有场戏侍从帮我脱衣服,不小心衣服拉多了,镜头拍完了,我就很害怕,我让导演写保证这个镜头不会用,如果不行我拍一半就不拍了。然后导演因为这件事特别伤心,就觉得怎么会有这样的女演员,其实他特别爱我、邬君梅跟尊龙。”

      电影《末代皇帝》最终拿到九项奥斯卡奖,为陈冲打开了欧美市场。“后来几年有很多戏来找我,还有几部是动作片,我当时觉得要认真地往戏剧方面发展,就不要去搞那些动作片,多庸俗啊。现在想想,动作片多好,而且我又是个有体育天赋的人,当时还看不起,后悔莫及。现在的演员都会有个团队帮着筹划怎么发展,我是从来没有过,完全是个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很随性。其实,还是需要有个人一起商量商量,给出其他观点的。”

      家庭生活

      30岁时遇到对的人

      在此同时,陈冲的第一段婚姻也走到了尽头,她用三年时间才从挫败感中走出来。她曾在书中写道:“我把我的房子收拾得整齐、漂亮,自己给自己买玫瑰。有空坐在阳台上放一盘大提琴曲,泡杯茶,写写东西看看书,那是一段值得骄傲的日子。”三年之后,陈冲遇到了她的第二任丈夫。他是陈冲好友介绍的,一名医生,曾救治过陈冲好友的老板。“第一次见面,好友夫妇俩、好友老板夫妇俩都在,他值班出不来,我们等了一个钟头,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肯定走了,但大家都在,他又不停地打电话说对不起。”

      能够接受相亲,此时的陈冲对新恋情有着迫切的期望,“那时还没到30岁,确实很着急,29岁过年许了一个新年愿望,我说我一定要找到一个好人,嫁出去。同一年的6月就遇到了他。”

      有了孩子后最怕——死

      陈冲如今有两个可爱的女儿,1998年37岁的她生下大女儿婷婷,四年后,又怀上二女儿文文,“老二对老大有种近乎崇拜的言听计从。老二刚出生的时候,老大吃醋很严重,开始我还不知道,老大突然特别异常,比如莫名其妙地大笑、大叫,楼上楼下跑来跑去。终于有一天晚上,老二睡着后,我去老大房间说,今天妈妈陪你睡吧,说完,她眼泪哗哗往下流,她说妹妹把妈妈完全占有了,妹妹不懂得分享。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她受了多大委屈。”而自从有了孩子,陈冲最大的改变就是——怕死,“现在坐飞机一抖我就特紧张,害怕再见不到她们了,之前每次出门前,我都会给女儿写好长的一封信,我觉得万一我没有了,女儿还能知道她小时候的事情。”

友情链接
关于有巢 | 广告服务 | 法律支持 | 诚聘英才 | 联系我们
www.myyoco.com 2013 ALL Right Reserved   广告业务电话:0551-63509765
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(AVSP):皖备201101号
皖ICP备案:11003269-2 皖公网安备 34010402700218号
违法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1-63509765
法律支持:安徽元贞律师事务所

南京厚建软件 LivCMS 内容管理系统http://www.hogesoft.com 授权用户:http://www.myyoco.com